•      

给淇县朝歌中华殷商传承文化研究会新老领导和新老全体会员的建策函

热度0票  浏览40次 时间:2019年11月03日 08:06

淇县朝歌中华殷商传承文化研究新老领导和新老全体会员的建策函

 

新会长殷仁富宗亲及其他新副会长:

新会长高级参谋殷仁连老厅长宗亲:

老常务副会长兼老代会长汤巍宗亲:

新老全体会员:

宗亲们、同志们、朋友们,在研究会新领导准备贯彻落实“二代会”精神的日子里,我代表部分族人不得不针对研究会新老领导某些有害族人团结的做法提出下列建议:

【一】           不宜因小失大,伤害人心,影响族人修建淇县帝辛陵的决心

众所周知,淇县朝歌中华殷商传承文化研究会(以下简称“研究会”)于201435日在河南省殷商族祖地淇县成立。研究会自成立之日起,为中华殷商的团结、为殷商传承文化的研究和宣传普及做了大量的工作,除了帝辛陵的修建未能得到落实之外,在研究方面也取得了世人瞩目的成果,如一批批新式家谱的修纂成功、淇县祭祖大会的胜利召开、山东微子文化节的胜利举办、传世之作《殷代史六辨》的公开出版。(《殷代史六辨》,中国文史出版社,20153月版。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5)第026026号。书号:ISBN 978-7-5034-6015-9)。特别值得指出的是:《殷代史六辨》的业绩及《殷代史六辨》的主要内容已经被永久地记入殷商史和甲骨学科学家王宇信主编的《殷墟文化大典》第六卷(《商史卷》下册)的462页及568页中。(《殷墟文化大典VI》,安徽人民出版社,201612月第1版)。所有这些成绩都不容许否定。2014年研究会成立时,我亲眼看过淇县民政局颁发的注册登记证书,这绝对不会有假,淇县统战部东法部长、张林副部长、郭宏明副部长、淇县政协燕昭安副主席、淇县侨联申万健主席等都可作证。研究会成立以后,代会长汤巍每年都向挂靠单位淇县县委统战部写报告汇报一年来的工作,但不知在哪个环节发生了问题,导致淇县民政局年审档案上出现空白,现在不得不重新申请注册登记,但依国家现行规定,省级以下社团名称中不得含有“中华”字样,因此不得不易名为“淇县祖地朝歌殷商姓氏文化研究会”重新注册。20191030日淇县方面传来消息说,新会名已经注册成功,我作为首届研究会成立大会主持者感到万分高兴,几乎欣喜若狂,于是就向一些老理事老会员通报情况,希望分享喜悦,同时也劝一些对研究会失去信心的老同志,回心转意,起码不要退会,如南昌汤巍代会长、山东微山书画家殷允功等。此举被研究会某些新领导视为大逆不道,于是于2019111日在《理事网》上向全体会员、并理事、常务理事发出《公告》(见【附件1】),不指名地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和讨伐。为此,我跟仁富会长说,我也是太高兴才向少数有关人员通报此事,即使有错,也是好心办坏事,值得小题大做、大动干戈么?我亲自在微信中问仁富贤弟“这公告是您签发的么?”谁知仁富会长迟迟不予正面答复(后来虽有答复,但仍旧含糊其辞)。我又问研究会高级参谋仁连厅长,问他是否审阅过该《公告》?仁连厅长回答说,他不在研究会任职,管不了这事。我说,研究会新老班子大事小事您都管,怎么不管这个了,于是我当面向仁连厅长说看来我对厅长期望过高,您为这点小事,允许下属大动干戈,似乎政治上不成熟。(我的性格是直来直去,不管面对的干部职位多高,有话总是当面讲,从不背后算计别人,从中央高层清华校友直到小小村长,从来如此,对仁连厅长当然也是这样)。以上是议研究会新领导的事。顺便对研究会老领导也议议

大家还记得,2018719淇县朝歌中华殷商传承文化研究会,给我发过《致殷作斌宗亲的一封公开信》吧。据有些当事人透露说,这封信的出笼是大名鼎鼎的仁连厅长授意并审定的。信中对我致信江苏省委依法调查非法组织“江苏殷商文化研究会”并依法吊销其注册登记证书之事横加指责,认为明显违法的“江苏殷商文化研究会”是“工作走在全国前列,功不可没”的组织。众所周知,“江苏殷商文化研究会”是江苏省江阴市民政局审批的社团,它成立之后,不搞殷商文化研究,违法地在上海和江苏各市成立分会,到处伸手,到各地支一派打一派,又非法集资,搞得各地鸡飞狗跳,民不团结,严重破坏了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江苏省江阴市民政局已于201873日发出《通知》(见【附件2】)依法取缔“江苏殷商文化研究会”这组织并依法收回其《注册登记证书》,就算我给江苏省委反映信有错,难道江阴市民政局依法取缔“江苏殷商文化研究会”的决定也错了么?这个非法组织被取缔,与淇县研究会有什么相干?“你”仁连厅长为它唱什么赞歌啊?

   纵观以上两件事,对淇县研究会来说,都是小事一桩,本不必以研究会名义大动干戈,可为什么放着应该干的大事不干,非在这些影响族人团结的小事上动干戈呢?这难道不是值得殷商全体族人深省的么?因此,我劝研究会,以后不要抓这些小事,要在全体族人关心的大事-----修建帝辛陵-----上做文章。我们为什么不在其它地方而在淇县成立研究会呢?说到底就是为了早日修建帝辛陵,帝辛陵迟修一年,我们中华殷商全族的脸面就难抬头、难扬眉吐气一年,这个道理全族三岁孩子都懂,为什么研究会的大领导们不懂呢?天天精于窝里斗,还要斗到第三次大祭么?

   【二】前研究会的成绩不容许否定,说前研究会根本不存在是错误理论

    20191030日晚,我与仁连厅长讨论研究会重新注册的事。他坚持说:“其实不是改名,原研究会根本没注册上,未被录入。”“……我们这个研究会实际上是不存在的,这些年来,我们就是在不合法的状态下运行。”我想请问仁连厅长两点:一是原研究会既然不存在,那你们2019111日发《公告》不点名批我时,又为什么还用原研究会的名义发批我的《公告》呢?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吗?二是研究会自20143月成立以来,有不少会议,淇县县委统战部都是派人参加的,难道他们也是不合法参加么?我劝研究会新老班子,不要在研究会重新注册这些问题上纠缠不休,既然新会名已经批了,那就废弃旧名,启用新名,公开合法地开展活动。

   【三】医治研究会的药方

既然研究会有了新名,那么新领导班子怎么做,才能赢得族人信任呢?怎么做才能团结住新老族人并发展壮大呢?前天山东微山一位全国闻名宗亲的话给我们敲响了警钟。他说“…..虽然你老人家功不可没,但我已经退出研究会了,河南会议后不几天就退了,他们的行为让我失望。”如果大家都抱这个态度,试问,全族人期盼的“修建帝辛陵”工程还有指望么?我今年80岁,我还能看得到么?为了使研究会新老班子团结得好,也为了使祖地淇县领导能一如既往地支持我们,我提出五条建议,算是我献给研究会新老班子的五剂药方:

一要坚定不移地走文化兴族的路线,提一个姓氏或几个姓氏“文化、经济两手抓”的口号,是与党的发展区域百姓经济的政策相违背的。这样做,最后得利的只能是些小老板,广大宗亲是一点好处捞不到的。

二要将研究会的活动紧密地与祖地淇县的发展挂勾,旗识鲜明地要修帝辛陵。

三要求同存异搞团结,不要否定前研究会和前人的成绩。凡是否定前人成绩的人,自已的成绩也必定会被后人否定。所谓己不正何以正人也!这也是历史的辩证法。

四要支持各地族人搞家谱。为后世编修全族统谱奠定基础。

五是要在党和政府政策的许可范围内依法合法活动。

 

            殷作斌   2019112于江苏淮安

【附件1】淇县朝歌中华殷商传承文化研究会2019111日《公告》

     

淇县朝歌中华殷商传承文化研究会全体会员并理事、常务理事:

目前,在我研究会正实施年检和再度注册之际,个别人过度“关心”此亊,给研究会众多理事以上成员和全国部分殷商宗亲逐个转发贴子,传递不实信息,乱发议论,容易影响当地领导部门之间的团结;同时,发表一些自己以往并非符合实际的观点、主张,大有冲淡“二代会”精神之嫌。

希望广大会员和理事、常务理事,要保持清醒头脑,保持高度警惕,不要轻信和传播不实信息,不给祖地领导部门添麻烦,甚至人为造成不和谐。要自觉维护和坚决贯彻“二代会”精神,并不断依此统一思想、统一行动,排除各种思想干扰,抓紧各项工作落实,巩固和发展业已形成的大好局面,继续为完成“二代会”和“6.23会议”提出的各项任务而奋斗!  

       淇县朝歌中华殷商传承文化研究会         2019.11.1

 

【附件2】江苏省江阴市民政局取缔“江苏殷商文化研究会”的通知

\

上一篇 下一篇
酷站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