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致全体殷商后裔的信 …

热度0票  浏览12次 时间:2018年7月12日 11:48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致全体殷商后裔的信

姓氏、各支派殷商后裔宗亲

77日,为了恢复“淇县朝歌中华殷商传承文化研究”(以下简称“研究会”)的活力,提升其整体战斗力,和搞好五年一遇的2019年大际,我以个人名义给研究会的法定业务主管部门-----淇县县委统战部写了一封感谢信或建议函。信中,作为搞派性活动的举例,披露了党和政府对违反国务院法规的“XX殷商文化研究会”的取缔处理决定。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但却像捅了马蜂窝似的,本人遭到一些不明真相宗亲群众的恶意中伤、造谣诽谤、电话威胁、网群声讨。对此本人发表如下看法,请各姓氏、各支派广大殷商宗亲明鉴:

【一】为什么说,某些宗亲组织的“派性”是殷商传承文化研究活动向纵深发展的死敌?

XX殷商文化研究会”,自己的活动触犯了国家法规,党和政府对其作出收缴印章、吊销登记注册证书的的处罚裁决后,表面上表示服从政府决定,但不吸取教训、不深刻检讨自己,背地里却牵怒于向政府提出建议的本人,发动和组识不明真相的宗亲群众,对本人进行恶意中伤、造谣诽谤、电话威胁、网群声讨。如果确是我向政府的建议错了,政府作出裁决时能听进我的话么?这些同志对政府裁决不服,为什么不找政府申诉?反而将矛头对准我这个提出建议的普通共产党员呢?我是殷氏宗亲,但更是一名维护党性反对派性的共产党员)难道这就是某些号称共产党员宗亲的党性么?这种行为是党性还是派性,我认为各位宗亲眼睛是雪亮的。这些同志以为,只要将我整倒批臭,政府就会撤销对他们的处罚决定。其实,效果恰好相反,他们对我“声讨”得越厉害,党和政府越会相信对他们的处罚决定是正确的,越会相信“让这些派性宗亲组织做大有害于整个中华民族的安定团结”。我给淇县统战部的信发出后,有不少宗亲,觉得我对“XX殷商文化研究会”的活动冠以“派性”的字头是上纲上线过高,还有些宗亲网上问我“他们的派性在哪?”难道“表面上服从政府决定,背地里却牵怒于向政府提出建议的本人,发动和组识不明真相的宗亲群众,对本人进行恶意中伤、造谣诽谤、电话威胁、网群声讨等”不是“派性”的表现么?有理说理,对国家的裁决不服,也可以上诉申辩,为什么要组织发动不明真相的宗亲群众对我进行恶意中伤、造谣诽谤、电话威胁、网群声讨呢?200938日首次大祭期间中华全国殷氏全国代表会议通过的《殷氏十条》(收录于《殷代史六辩》第274-277页)第二条规定,中华殷氏不管大支小支一律平等。平等是团结的基础,有平等才有民主,有平等、有民主才有团结,一些人以为自己是大支,就可以对別支指手划脚,发号司令,搞不平等,这不是“派性”的表现是什么?

【二】我为什么要给淇县县委统战部写信?

不管对谁,在说理时要温和,望不要使用攻击性语言为好,因为我们大家都是宗亲。我是八旬之人。淇县研究会2014成立之初,我就沒有谋什么会长、常务理事等职务,我要想当会长和常务理事,2014年早当上了,何必现在去抢这个权,更没有想到去"独揽天下"某些人在网上指责我想“"独揽天下”)。我将我们研究会面临的情况如实报告淇县研究会的法定业务主管单位-----淇县县委统战部是完全必要的,根本不是某些人说的是“往殷氏脸上抹黑”。因为研究会要整顿,要恢复活力,就必须依靠其业务主管单位-----淇县县委统战部,否则将一事无成,淇县统战部绝不是外人。任何绕过淇县统战部的想法都是错误的。自殷勇会长因自己企业下滑辞职以来,汤巍常务副会长,殷书寿秘书长勇挑重担,他们都是好同志。但从整体来看,研究会活力不足,明年大祭时研究会面临换届,我们几百位会员都希望淇县研究会能在主管单位-----淇县统战部的指导下,整顿好领导班子,恢复活力,投入新的战斗。这是我给淇县统战部写信的主要目的。淇县朝歌中华殷商传承文化研究会虽不是什么大的组识,但对我们殷氏而言,它是在我们三千年前老家朝歌注册的组织,它对我们大家有亲切感。我们不能容许派性十足之人,有野心之人纂夺其领导权。一句话,谁搞派性谁跨台,谁有野心谁跨台!研究会2014年产生的几位领导人,其领导能力虽不一定很强,但他们都没有野心,都是心口如一、一心一意为家族服务之人,如已辞职的殷勇会长,任职期间未向研究会财务报销过一分钱差旅费。南昌汤巍常务副会长,殷谷泉副会长,陕西殷书寿副会长兼秘书长,江苏殷网根财务总监,郑州宋英泽常务理事,淇县殷福春常务理事和后起之秀退下来的殷仁连厅长等,都是淇县研究会的精英。我们在淇县统战部的指导下进行研究会领导班子整顿时,要充分肯定研究会现有领导和已辞职殷勇会长的成绩。总之,我认为,淇县研究会,一定要整顿,也一定能整顿好,但一定要在法定上级主管部门淇县县委统战部的统一领导下进行,万不可绕过他们。我因为年高身体不好,很难再走动了,也参与不了整顿研究会和组织2019年大祭的任何工作,只能提提建议,动动嘴皮子而已,请各位宗亲原谅。

【三】我们的底子不错,大家要有信心

    我们研究会有几百名会员,数千名积极分子,和他们代表的各姓氏各支派殷商后裔上亿群众。契老祖后裔占中国人口多少分之一,无人统计过,但分布全国各地的殷氏肇氏始祖六世冥公后裔至少在数千万以上是肯定的,十四世汤帝后裔在千万以上也是肯定的。总之,我们的底子不错。大家都有一颗视淇县朝歌为圣地的心,这是我们研究会未按中国殷商文化学会推荐意见到安阳注册而选定在淇县朝歌注册的原因,因为那里不仅有末代殷都朝歌,而且有帝辛,淇县领导干部都不拿大,都平易近人。总之,我认为,我们的底子不错。大家都有一颗视淇县朝歌为圣地的心,因此,我们对将殷商传承文化研究事业推向纵深发展阶段要有信心。

    【四】欢迎对拙著《殷代史六辨》观点的批判,但不允许对本人出版《殷代史六辨》进行造谣诽谤

    2015年拙著《殷代史六辨》公开出版以后,目前已经为国内外史家、全球各大图书馆档案馆博物馆收藏,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作为《史记·殷本纪》的补充,其影响将会越来越大,对中华殷商后裔而言,它无疑是一本研究殷商传承文化的理论指导书籍,深受殷商后裔的喜爱。近来有些人从维护自己的派性理论出发,拼命地在抵毁《殷代史六辨》的影响。他们没有能力批驳《殷代史六辨》的学术观点,却在围绕《殷代史六辨》的出版问题上做文章,使尽吃奶的力气进行无中生有的造谣诽谤中伤。胡说什么“《殷代史六辨》是用研究会公款出版”,胡说什么“殷作斌出版《殷代史六辨》亏损几十万元”,胡说什么“殷作斌出版《殷代史六辨》向北京专家行贿让名家作序”等,对此,我发表如下声明,以正视听:

 1】《殷代史六辨》纯粹是殷作斌出人出书,与研究会一点关系也没有。研究会领导为“殷代史六辨”出版或题字或贺电也纯粹是各人自愿的。

2】《殷代史六辨》请名家作序,纯粹是名家自愿,作者殷作斌未向名家行贿过一分钱。

3】《殷代史六辨》出版总共付给中国文史出版社九万多元,中国文史出版社财务和受理编辑可作证。说“殷作斌出版《殷代史六辨》亏损几十万元”纯属造谣。《殷代史六辨》出版的九万多元资金由多位宗亲积极分子赞助和作者殷作斌自筹,没有动用过研究会一分钱公款。对此,研究会会计安徽殷方红和研究会出纳安徽殷文闯两位宗亲可作证。

4】《殷代史六辨》发行时,发向世界各地知名史家和全球各大图书馆档案馆博物馆的2000多册全为免费赠送。只是对部分殷氏宗亲按定价60/册或优惠至50/册,有偿出售了一部分。说作者殷作斌想靠发行《殷代史六辨》发财,也纯属造谣。

以上四点看法,是否民恰当?请广大宗亲审视!

 

                 “中华殷氏网”      站长

                 “殷商传承文化研究网”站长

                  《朐阳殷宗谱      主编   殷作斌

 

                           2018712

上一篇 下一篇
酷站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