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商名号考 彭华

热度37票  浏览1325次 时间:2010年12月15日 21:01

殷商名号考     彭华

原载于《殷都学刊》1999年  第3期  第10-13、24页

(华东师范大学, 上海, 200062)

摘要:殷商名号分为他称和自称两种, 他称有戎殷、大商、大国殷、大邦殷、天邑商、殷商、商邦、殷等;自称有商、天邑商、大邑商、中商等。

关健词:殷商  名号  他称  自称

 

   根据民族学的研究成果, 一个民族的称谓有自称和他称两种, 自称即民族体成员的自我称呼, 他称即其他民族体成员的称呼。费孝通认为, “ 民族名称的一般规律是从‘他称’转为‘ 自称’”(1)。对于殷商民族而言, 也有自称和他称两种, 国号亦然。

下面就此作分别讨论。

                一、他称

    1 、“戎殷”

  《尚书·康诰》: “天乃大命文王殪戎殷, 诞受厥命。”孔传云: “天美文王乃大命之杀兵殷, 大受其王命, 谓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授武王。”孔颖达疏:“上天乃大命文王以诛杀之道用兵除害于殷大受其王命, 三分天下有其二也”(2)。其中“殪戎殷”三字又见于《左传》宣公六年:“秋, 赤狄伐晋, 围怀及邢丘。晋侯欲伐之。中行桓子曰:‘ 使疾其民, 以盈其贯。将可殪也。周书曰: 殪戎殷。此类之谓也。’”其中的“戎”字, 杜预和孔颖达训为“兵” ,谓以兵伐殷而尽灭之(3)。其实, “殪戎殷”三字中已有“殪”作动词, 无需训“戎”为“兵” 。 《尔雅·释诂》云:“戎, 大也。” “戎殷”即大殷, 这是周人对殷的称呼。颇为奇怪的是, 一些研究民族史的人, 竟然引此文作为一个力证,说什么周人把殷人当作少数民族看待, 进而论证殷周时期民族观念的不同。他们完全误解了其中的“戎”字。与此相关联的还有《尚书·武成》和 《礼记·中庸》。《尚书·武成》:“ 一戎衣天下大定。”孔传释此句为““一著戎服而灭纣”(4)。孔传解释此句有误, 不可从。但他并不说周人视殷人为戎狄。《礼记·中庸》:“壹戎衣而有天下。”郑玄注! “衣读如殷, 声之误也。齐人言殷声如衣”(5)。段玉裁进一步解释, “壹戎殷者, 壹用兵伐殷也”(6)。其实这两处的“戎衣”均该释作“大殷” 。

      另外, 在《逸周书》中, 也有关于“戎殷”和“殷戎” 的记载。 《商誓解》:“王曰! 靃予天命, 维既咸汝, 克承天休于我有周, 斯小国于有命不易。昔我盟津, 帝休辨商, 其有何国? 命予小子, 肆我殷戎。亦辨百度, 口口美左右予, 予肆刘殷之命” 。“肆我殷戎” , 庄述祖校改为“肆戎殷” , 丁宗洛认为“我”字讹, 当为“伐” , 孙治让疑当作“肆伐戎殷” 。《世俘解》: “ 甲寅, 渴戎殷于牧野。”其中“ 戎殷”本作“我殷” , 卢文弨校改为“戎殷” , 庄述祖校改为“伐殷” , 但李学勤认为, 此两处的“ 我”字都应校正为“伐” ,《世俘解》是以伐商于牧野之事告于先王(7)。就字形而言, “ 我”字和“伐” 字更为接近, 而与“戎”字则相去较远, 卢文弨改“我”为“ 戎” 有欠妥贴, 而李学勤将“我”一律改为“伐”则有矫枉过正的嫌疑。“肆我殷戎” 中的“ 我”可校改为“伐” , 而“渴戎殷于牧野”中的“戎则无需改为“伐” 。此处的“戎殷”可以训为“大殷” 。因为在《诗经·大雅·大明》中有“肆伐大商”的同一句型;“渴戎殷于牧野” 中已有“渴”作动词 (“渴, 告也”(8)),也无需改“戎” 为“伐” , 附带说明的是, 此句堪与 《尚书·康诰》“ 殪戎殷”相对照。

    2、“大商”

“大商” 之称, 意同于“戎殷” 。《诗经·大雅·大明》! “保右命尔, 燮伐大商。矢于牧野, ……凉彼武王, 肆伐大商,会朝清明。”

    3、“大国殷”

《尚书· 召诰》:“皇天上帝, 改厥元子, 兹大国殷之命。”殷王是上帝的嫡系后代 (元子), 所以才具有统治天下的合法权力。此句堪与下文的“天邑商”相对照。

   4、、“大邦殷”

《尚书· 召诰》:“ 天既遐终大邦殷之命。”《尚书·顾命》:“皇天改大邦殷之命。”

   以上4种他称, 都有“大商”的含义。与此相对照的是, 周人几乎从不以“大周”、“大邦周”、“大国周”自称,反而以“小国” 自称。如《尚书·多士》: “非我小国敢弋殷命。” 《逸周书·商誓解》:“斯小国于有命不易。” 在《诗经》中, 确实有周人称“大邦”的记载。如《大雅·皇矣》: “ 王此大邦, 克顺克比。……密人不恭, 敢距大邦, 侵阮徂共。”但此处的“ 大邦”是相对于密人而言, 并不是相对于殷商而言。在伪古文《尚书》中也有“大邑周” 的记载, 如《武成》:“天休震动, 用附我大邑周。” 因古文《尚书》已被前人证伪, 此条不足为据。

    5、“ 天邑商”

《尚书·多士》:“予一人惟听用德, 肆予敢求尔于天邑商?予惟率矜尔, 非予罪, 时惟天命。”孔颖达疏引郑玄云:“言天邑商者, 亦本天之所建。”引王肃云: “言商今为我之天邑。”并加以引伸: “ 二者其言虽异, 皆以天邑商为殷之旧都”(9)。“天邑商”也见于甲骨文 (详下)。殷王是上帝的嫡系后代 (元子) , 所以他在人间具有合法的统治权力, 此在殷王看来是不证自明的, 也是万古不亘的。故而殷都( 天邑商)“亦本天之所建” 。殷王素以“ 天命”在我自居, 周文王伐犬戎、伐密须、败耆国, 祖伊告帝纣, 纣曰:“ 不有天命乎?是何能焉!”(《 史记·周本记》)

上一篇 下一篇
酷站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