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州故城玄王庙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网络文章   发布者:王安泉
热度0票  浏览465次 时间:2018年11月11日 09:21

王安泉  

    要我说,在商州的地面上,最老的庙是玄王庙。
  

    为啥偏偏是玄王庙?商州的古庙老寺多得是!地头路口随便一位老者,闭着眼睛可以说一火车商州的古庙观。
  

    那年我头一回逛商州,住在州城的西边,早起蹓达,新街道路宽,楼高汽车挤,水美树绿人也皙样,塔吊高耸,新楼成长。走一程,看一路,看不出跟其他城市的异样。我问扫路人,商洛哪里有看头?扫路人拄起扫帚眯眼说:西城两河水脉三街大楼太新也洋火。东城九街三关十条巷,太老太古有文脉。
  

    那就去东城看看古气和文脉。
  

    过了东城街道十字拐角,前头正在拆迁老房子。一家门口,门板敞开,漆色斑驳,门墩上的老者端坐如古神,手扶烟锅吐出青色烟雾,烟雾罩着的核桃脸,顶起一头白发。我敬支烟攀问,老者接烟夹在耳朵上答:老州城,街道严整,东、西正街是主干道。小南门面临丹江,也叫水门,直通商山祠上街,交叉成十字街,纵横两笔,把州城划开四块。官家的州署、考院、兵备等衙门,玄王庙、城隍庙、大云寺、文庙、敬一亭、明伦堂等祠庙,分布四条街面,井字街道衔接僻街背巷,联结百姓院落。街道如菜畦棋盘。
  

    玄王神,玄王庙,好生的神庙。在哪儿呢?顺着老者烟锅指的方向前行,街两边的拆迁如火,不少老屋已是断壁,公家人手上的新楼图纸,可能指日矗立街面。
  

    过了大云寺往西,迎面显眼豁亮处,牌楼拔地起,撑起大梁的柱子油漆剥落,大梁背负五层斗拱,风雨把彩绘还给了画工,木材裂开纹理,诉说往昔的辉煌。斗拱上的栈板,没剩下几个,栈板上的护泥和青瓦,不知飞上天还是入了地。破败的三间牌楼,是玄王庙的大门,可以想见古庙的气势雄伟。眼下院落空空,分不出殿宇的模样。
  

    牌楼前站个白发老妇人,高高举起一炷香,青烟上接白云,又俯身下跪台阶,头触地,磕响头,没牙的瘪嘴念经文,起身三揖。见我凝视,递上一炷香,我也学样磕头。
  

    老妇人如活菩萨,兴起飞起眉毛说话。昔时玄王庙的玄鸟节前,各村结香社,香社办香会,拢合脾气相投的善男子信女子,结成香会。香客不论穷富,量情捐些银钱,交给会头花散。会头选下黄道吉日祭会旗。善男子信女子代表本家进香。会头置办进香仪仗,安排吃住。香客集合,祭拜天地,从村社起程,前头会旗,仪仗举五色旗,摆设鼓乐幡幢,后举万民伞,伞上绣有善男子信女子的名字。香客素服青衣,肩背香袋,一路行人塞路,颂经惊动云水。玄王庙的高功,早早清洁身心,沐浴斋戒,演范开坛、取水、净坛、扬幡、请圣、朝礼、请神、安神、拜表、宣文、悦神、庆贺、上表、落幡、送神。香会的小伙点响鞭炮,鸣鼓乐,献贡品。香客进庙焚香顶礼,还愿的许愿的拥拥挤挤。有的在玄王庙通宵念经。
  

    民国年间,有磕头进香人,出家门,入神路,精上身,缚一根长枣条,三步一揖,五步一响头,进入玄王庙,敬拜玄王。又有行香人,入神路,由亲友在行香人两腮或者左臂的穴道上,系上五尺铁链,亲友搀扶行路,前有鸣锣人吼喊“行香来了!”路人闪远,一气走进玄王庙,庙里的高功取下铁链,拈出香灰,抹上伤口,在缘簿上记下行香人的姓名、籍贯、为何发愿,第二天做一篇表文,颂毕焚烧,上达神听,以满德愿。
  

    玄鸟节的玄鸟,是生商的玄鸟吗?
  

    拿出《诗经·商颂》,里面有句“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这个玄鸟,由夷族鸟图腾崇拜衍化来的。《史记·殷本纪》说:“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简狄吞下玄鸟卵生下契。《楚辞·离骚》唱到:“望瑶台之偃蹇兮,见有娀之佚女……凤鸟既受诒兮,恐高辛之先我。”《楚辞·天问》问道:“简狄在台,喾何宜?玄鸟致诒,如何喜?”《吕氏春秋·音初》说:“有娀氏有二佚女,为之成之台,饮食必以鼓。帝令燕往视之,鸣若嗌嗌。二女爱而争搏之,覆以玉筐。少选,发而视之,燕遗二卵北飞,遂不反。”《太平御览》卷八二引《尚书中候》,《史记·三代世表》褚少孙补引《诗含神雾》等书也记有这个传说。拿出商州的文物,作证这个话题。考古家不辞辛劳,从商洛挖出一批上古的文物,文物中有君主方能使用的“牙璋”、“玉戚”、“玉璧”、“玉铲”等夏代礼器,把文物请进商州市博物馆的展柜里。传世的晚商青铜器《玄鸟妇壶》上有 “玄鸟妇”3字合书的铭文,表明作壶者系以玄鸟为图腾的老妇人。玄鸟是商部族的崇拜图腾,天命玄鸟是商族部落起源的神话。
  

    简狄生契。这在古书说:玄王是夏朝的契,契是帝喾的儿子,商族的始祖。夏朝中晚期,封契于商地,担任司徒,是掌管以礼教民的官。史志上有契封在商地记载。翻开 《史记·殷本记》:“契兴于唐、虞、大禹之际,功业著于百姓”。汉郑玄 《集解》注: “商国在太华之阳。” 《国语·鲁语》记载: “契为司徒而民辑。”魏晋人皇甫谧也说:商国 “今上洛商是也”。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 《水经注》说: “丹水自上洛经商县南,契始封此。则斯地为司徒所封之国也。”唐代萧德言著 《括地志》:“商州东八十里商洛县,本商邑,古之商国,帝喾之子契所封也。” 《陕西通志》、 《商州志》也有契封于商的记载。
  

    话说契长大后,才华过人。《史记》和《孟子·滕文公上》说:舜时洪水横流,泛滥于天下,舜命禹治水,契协助禹治水,建有功劳。《书经·舜典》说:治平洪水后,百姓暖衣饱食,安逸享受却未得教育,舜很担心,便对契说:“汝作司徒,敬敷五教,在宽。”《诗经·商颂》称赞契的功勋说:“玄王桓拨,爱小国是达,爱大国是达。率履不越,遂视既发。”说玄王真英明,初把他封于小国,他行得通;后把他封于大国,他也行得通。遵守礼治,不许胡行,到处视察,教令尽行。契掌管教化,立下功劳,舜赐契以子为姓氏,封他于商地。因此,民国商县城内背街小学的校歌有 “司徒敷教,首震铎声”这句歌词,意思是敷时教导。铎是大钟,上古用来宣布政教法令,以后沿袭,列为教育的标志。首震铎声,第一次在神州敲响中华教育的钟声。契敬敷五教,掌管以礼教民。因此,商地素有“敷教名区”之称,契有“教育鼻祖”之誉。所以商洛最早的领主应是主管教育工作的契。
  

    玄王契在商地的名声大、影响远,在商地百姓中地位高、神圣显,百姓建有玄王庙、契庙、虞司徒祠,商洛有多处玄王庙。在商山脚下商洛镇由契庙,庙里端坐玄王司徒契的像。商州城乡还有多座玄王庙、契司徒庙、契王庙。设立玄鸟节祭祀契,是日万民空巷,额手相庆。代代修葺维护玄王庙,年年庆祝玄鸟节。
  

    从唐宋元明清的州官、县官,一直到民国的专员、县长,每逢玄鸟节,带领乡绅、当地耆宿、乡民代表,沐浴净手,子时,灯笼火把导引,敲锣鼓,抬木铎,登城墙,沿城墙绕行转游一周,每行三步或者五步,高喊口号。
  

    起初,每岁孟春宣扬教化。 《书经·夏书》说:每年初春,宣布政令的官员沿着道路,摇着木铎巡视,依官府的权威,向百姓讲说道理,宣布政令,教化百姓。也允许百姓对当政者提出意见,叫做相规。孟春即夏历元月。后来变为守岁的除夕夜——除夕子时宣扬教化。清代嘉庆年间,家住商州城东王巷东店子的诗人王时叙,在 《远山诗草》说:“男男女女百无忧,觞酒团圆笑语稠。守岁不眠霄欲半,又听木铎过城头。”说的是木铎宣教。王时叙的儿子王光说:“除夕三更以后,木铎四人上城,绕行一周,高喝 ‘孝顺父母,教训子孙’等语,城内之人咸使闻知。不知始于何时,今尚踵而行之。”据耆老回忆,木铎高喝官诫:“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苍难欺。”又喝训令: “孝顺父母,教训子孙。小心火烛,谨慎门户。”不仅重教化民,而且儆官戒贪。
  

    耆老说:民国每年腊月三十下午,全城官绅齐集庙中,吃酒敬神,到半夜将交更时,动身从 “喜神方位”上城,摇着木铎,一人喊喝,全体和声,绕城一周,吼喊 “孝顺父母、小心火烛”一类教化人的话,。据载,古代乡里设乡约,乡约由知县任命,职责是传达政令,调处纠纷。清末,乡约的任期是3年。任满去职日,知县赏给顶戴和荣誉官衔 “木铎”。建国开初的几年,商州城上每逢除夕,仍沿袭这个风俗。乡间仍然尊敬木铎。
  

    清康熙元年,王廷伊任商州知州,编纂《续修商州志》,录有明代《虞司徒庙记》的碑文说:“州旧有庙,累经兵燹而迹址不存。”明正德年间,山西子长人侯玺任商州知州,郡人南镗建议说:“天下不可一日无养,尤不可一日无教。”肯定契教化万民的重要和功劳:“契承圣人之意,助敷教于民”,“安居而粒食,养生而送死”,即安居乐业,过着安定的生活。南镗以此反问知州侯玺:“契可以无祀于始封之地耶?”侯玺听了这番话,感动地说:“如是之功,不惟可祀于此,虽天下皆可祀也。”于是选择在州大云寺之右,鸠工庀材,修建虞司徒庙。旬月修成,可能规模不太大,地址较偏,祭祀不便。明嘉靖二年(1523年),山西李文瀚任商州知州,起心将虞司徒庙东移至城中心的宽敞处。因其地离学校近,抚治赵载、督学何某想把这里建作学生宿舍,竟未迁成。过了3年,明嘉靖五年(1526),武昌孟廷柯任商州抚治,知州李文瀚又建议新修司徒庙。孟廷柯点头说:“契当唐虞之际命为司徒,敬敷五教,而又移封于商,其功德与言,虽万世不朽焉,顾使其神偏安于彼也?”还提议改称“玄王庙”,知州李文瀚当即同意。是年九月动工,次年五月建成,这就是商州城西大街柳巷西侧的虞司徒庙——玄王庙。


  敬香的老妇人给我说:那一年,她发愿作苦行人进香,在玄王面前给父母许下的宏誓大愿,日日苦行,不吃油香荤辣,不动葱姜香菜,祈求神灵怜惜,保佑父母一生平安。发愿每天手剥稻谷100颗,一年剥出贡米36000颗,正月初一,贡送玄王。玄王庙临街的木牌楼,是3间门庭,比街道高出一截,登上5级台阶进大门。庙院偏西有棵合抱不住的大皂角树,根蟠曲,叶繁茂,身高大,冠于全城树木。每近黄昏,近千只雄鹰,从商山四方飞来,落居树上过夜。次日晨曦,飞向远山,奇为神树。树后是前殿、正殿、后殿。两边是耳房。正殿的虞司徒坐像,高大智慧,身着蟒袍,头戴金冠,旁站两童子,后来移到后殿东侧一间房中。门额高悬大匾金字:人伦彝祖。称赞契是人伦常规的初始者。庙东靠柳巷原是“节孝祠”,州人往往概称虞司徒庙。民国17年,在虞司徒庙创办商州首所女子学校——春芳女子学校。20余年后,女子学校并入中背街小学。又将虞司徒庙暂借商洛公学,后住过商洛军分区文工团,再由地区外贸公司建起3座家属楼。
  

当年在玄王庙改成的女子学校里,老妇人在大殿改建的教室念过书,又在军分区文工团工作过,留下不尽的空空念想,梦见玄王庙的院落和牌楼。过来看看。


  我想起嘉靖四年的商州知州刘承学说过:“六经本于文字,文字则始制于商;至治本于五教,五教则敬敷在商。”菩萨老妇人说,我活着,能不能看到恢复玄王庙、玄鸟节。

 

上一篇 下一篇
酷站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