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将镇江会议和大祭结合起来搞一本通讯录的建议(修正稿)

热度0票  浏览350次 时间:2014年4月01日 04:17

关于将镇江会议和大祭结合起来搞一本通讯录的建议(修正稿)

                (以此稿为准,昨日匆忙写成的稿子有错  殷作斌 2013-4-1   

   

 开一个大会或者搞一次大型活动以后,将组织者和参与者的联系方式,收集起来搞一本通讯录,以便于大家联系和进一步开展工作,这本来是很平常的事。在去年年底的镇江会议后,我们就想搞一个通讯录,但因种种原因,至今没有搞成。这次大祭以后,我们又想搞一个。组委会委托殷文强宗亲搞一下。文强宗亲很积极,在淇县时,他就拿出了一个初稿,叫中华殷氏宗亲会联络簿》,我当时看了一下,八开纸一张,内容与这名称比较相一致。反正是个联络簿,与大祭到不到场、捐不捐款没关系,所以当时,我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等于是默认了。

今天,文强宗亲给我发来一本长达20页的《殷帝辛殉难3060周年纪念活动宗亲通讯录》,我看了以后,不禁大吃一惊。因为这个通讯录,一旦发下去,不但不能起到团结宗亲继续为传承殷商文化努力奋斗的作用,反而会带来一定的消极影响。这责任当然应由我们领导来负,自镇江会议以后,因于网根主任工作太忙,无法分身,实际上是由我起了代主任的作用,在搞通讯录前,是我忽视了这项工作,我没有事先向文强宗亲交待,这大祭通讯录,应该怎么搞?应该以什么指导思想来搞?所以在搞通讯录过程中出了些问题,这责任主要由我来负责,与刚刚接手这个工作的文强宗亲是没有关系的。那么这通讯录究竟怎么搞好呢?应该用什么指导思想去搞呢?我认为主要应考虑下列三点:

(一)谁能进这通讯录,谁不能进这通讯录,在编者看来是很小的事,是不值一提的事,但对于读者或当事者来说,就是非常敏感之事。读者会说,为什么他能进,我不能进?为什么我捐了几千元不能进,他没有捐一分钱,却进了?为什么我到了大祭现场不能进,他未到大祭现场,反而进了?我和他都没到大祭现场,但我为筹备大祭做的工作比他多得多,他为什么能进,我不能进?我虽没有到现场,但我汇钱去请人帮我捐了款,为什么我不能进?……我认为,只要我们将这通讯录一发下去,我的手机就会立刻忙碌起来,广大宗亲和网友不会找文强宗亲去问,只能找我这代主任和站长来问。我写《组委会清盘报告》时,为什么会那么小心谨慎,要在网上先发征求意见稿,公示一个星期,然后再集中大家意见拟正式稿,其目的也与此相似,是想将大家可能的不滿情绪消除在萌芽之中。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我们是搞家族事务,在所有的事务中,家族事务是最难搞的。所谓“清官断家务事”,就是这个道理。那么怎么才能搞好家务事呢?我以为,搞家务事的诀窍就是“要一碗水端平。比如说,就以编大祭通讯录来说,所谓一碗水端平,一是要说话算话,不能乱说。以前讲过要对不请假而缺席的组委会成员执行纪律,那么对极个别的明知故犯者,就得真的执行纪律,不然以后再说话,谁还会听?那不就等于放屁!二是要对谁能进通讯录,谁不能进通讯录,制定个统一的标准。这样进了的和没有进的宗亲,都会觉得我们比较客观公正,于是进了的没有意见,没有进的,他会觉得自己不符合标准,所以他也就没有意见。就以四川人未到大祭现场但汇来捐款的屏山县殷冠雄(汇来捐款3000元)、西昌奥运冠军殷剑之父殷崇福(带来捐款800元)和广元殷继荣(汇来捐款2000元)三位宗亲来说吧?见了《通讯录》必然会问,为什么广元的殷继荣能进通讯录,而殷冠雄、殷崇福却不能进?再以西昌的殷洪兴和广西的殷贵宪这两位组委会老积极分子来说。他们在为发动宗亲参如大祭、组织宗亲填写报名表方面都做了许多工作,只是因为特殊原因才请假不来,而殷贵宪进了通讯录,殷洪兴却没有进。看了我们的通讯录后,殷洪兴会怎么想?再以河南的殷鹏年和殷志刚两位宗亲来说,他们虽报了名但因为忙没有参加大祭而事后表态说,非常愿加入研究会,他们进不进通讯录本来就无所谓,而现在让他两人进了,其他为了大祭也做了不少工作但未能来现场的河南许多宗亲会怎么看我们?所以万不可将编制大祭通讯录当成些须小事,如果我们不先制定谁能进谁不能进的标准,不能一碗水端,就会引起新的矛盾。也许有些宗亲不相信会有这么严重,下面我再举一例大家就会明白。就以研究会的21名常务理事和70多名理事候选人的确定来说,其过程也是很困难的,是向各派征求半年多意见平衡的结果。即使如此,西昌的宗亲还有些意见,认为他们一个常务理事没有不合理,但我认为他们有两名理事已经是照顾他们了。所以搞为家族服务之事,不论事大事小,都应一碗水端平,时时事事小心谨慎为好。

(二)建议将镇江会议通讯录与大祭通讯录合起来搞

理由很简单。一是因为镇江会议通讯录,因种种原因拖到现在,再单独搞已经没有意义。二是因为镇江会议为筹备大祭起了决定的作用。

(三)编制本次大祭通讯录的标准

下列人员应该编进通讯录:

1)组委会成员(据了解虽有个别组委会成员未向我请假,但还是向组委会其他领导打过招呼的)。

2)特邀代表(如宋姓、汤姓代表和殷陆昌等)。

3不管是否来到大祭现场但交了赞助费的宗亲(含韩亲代表)和辛辛苦苦为大祭全程服务的淇县几位宗亲

4)研究会成立公报中公布的73名理事。

5)出席镇江会议的人员。

以上五类人员以外的人员,一律不编进通讯录。希望文强宗亲按此标准在原来通讯录的基础上进行人员增减,并认真核对,纠正其中的错误,以后经殷勇、书寿、网根、作斌审核后,再正式发放。大祭纪念册的发放范围也限于此。

 

组委会名誉主任兼代主任  殷作斌 2014-3-31

上一篇 下一篇
酷站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