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代名臣——殷士儋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支农人论坛   发布者:杨建生
热度26票  浏览228次 时间:2009年9月28日 19:17

明代大学士、礼部尚书、诗人殷士儋

殷士儋,济南人,明代嘉靖二十六年进士,历任礼部右侍郎、礼部尚书。隆庆四年入内阁,参与机务,因其曾经官至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当地群众尊称其为“殷阁老”。高拱专政,屡加排挤,逊避以归。筑室于滦水之滨,以经史自娱。万历九年(1581年)去世并葬于济南市郊殷家林村。朝廷追封其为太保,谥号“文通”,后改谥“文庄”。学者称棠川先生。士儋与李攀龙等游。撰有《金与山房稿》十四卷,《四库总目》传于世。《明史•殷士儋列传》对他的描述是:殷士儋,字正甫,历城人。嘉靖二十六年进士。选庶吉士,授检讨。久之,充裕王讲官。凡关君德治道,辄危言激论,王为动色。迁右赞善,进洗马,直论如故。

少年立志读书郎

殷士儋生于明嘉靖(世宗年号)元年(1522)3月8日,自幼聪颖过人。5岁时,父亲教他天干地支、月建、时遁的例子,在手掌上推行演算。有时宾客满堂,各将所生年月问他,他屈指演算而无差失,众皆惊叹。7岁外塾从师学习,父亲为他请有名望的老师,甚至不惜一年三易其师。10岁便著文论事,14岁为秀才,19岁即以明礼经而中省试的第五名举人(因不足20岁为弱冠),后因父病逝新丧,殷士儋不能赴京会试。此时家境渐衰,为生计他只好在家办私塾,教授弟子,因收入微薄,供给不上,又耻于借贷,只好逢年过节写对联,夫人翟氏(章丘锦川名士翟洪的三女儿)剪些花彩,令家人上街卖掉以供急需。

刚直不阿贤宰相

嘉靖二十六年(1547)丁未,殷士儋登进士第,又被选为翰林院庶吉士,在宫内书馆读书。由于殷士儋才高识广,所作文赋,宏深博钜,不拘时格评为甲等,名列前茅其后2年,受翰林院检讨(史宫),又3年(壬子)考核期满有成绩,父母受封赠。嘉靖三十六年母卒,自奉母归,5年不出济南,但诸儒生执经从游者甚众。

嘉靖四十一年(1562)壬戍,殷士儋回到京城,适嘉靖帝精心简选太子(裕王载厚)师,选中殷士儋,他受命当上讲读官。他以为以经艺事太子,将关系到天下治国的大事,所以每当进讲,讲语常激切,疏陈亦多直言,甚至不怕用危言急词,来感动听者。

公元1567年,裕王朱载厚登基,改元隆庆,46岁的殷士儋擢翰林院侍读学士职,并掌翰林院事。不久,改任礼部右侍郎,封赠三代。充任经筵讲官,仍日侍讲。次年春,拜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掌詹士府,教庶吉士。如前日侍讲幄,不专坐署理事,至1569年12月奉命回部管理政务。居官中,见酷吏贪财,就列举古时贪财迂祸、宽仁迂福的例子,并作了《鉴惩录》、《读法需知》,意在教化,以正劣风。隆庆四年正月初一、十五,日月俱食,他2次上书隆庆帝请布德政、缓刑、纳谏、节用,及饬内外臣工讲求民瘼,各数百言,皆侃激切,非徒饰虚文。隆庆帝接受了他的建议,升他为太子太保。

明朝后期党争甚剧,当时的权臣高拱一手遮天,唯独殷士儋等人不同流合污,因此对殷士儋等正直之士恨之入骨,据说殷士儋曾在朝会上挥拳要痛揍高拱因其闪得快,殷士儋连续几拳打在了茶几上,竟“其声砉然”,也就是“嘭嘭”作响,可见这位阁老大人确实是有胆有识之士。殷士儋当时已进光禄大夫,但他不恋崇官厚禄,毅然数次上书称疾,求归故里,于隆庆五年(1571)辛未12月回济南,从而结束了他24年的官宦生涯,时年50岁。从进士到入相,虽官至正一品,但他很少管理行政事务,安于讲经、教书,未尝揽权谋私, 且心地良直,守分知止。

殷士儋曾官至内阁大学士,人称“殷阁老”,由于当时明朝官制没有设宰相官职,其职位就行使宰相职权,因此也可以说做了宰相。

退进小楼传经道

辞官归里之后,殷士儋“筑庐于泺水之滨,讲学著书,一时从者如云。”殷士儋所居住的地方也就是现在的万竹园。

万竹园始建于元代,因园中多竹而得名。殷士儋来到这里之后,在万竹园的遗址上重新建园建了新的园林,并易名为“通乐园”,取“万民同乐”之意。而且,他还在园内垒山叠石,构舍筑亭,并命名为“川上精舍”,在这里,殷士儋授徒、讲学、论文,从者如云,当时人称此园为殷家亭子、阁老亭。

在通乐园,殷士儋充分展示了他渊博的学识和其颇富的文采。当时,殷士儋曾与边贡、李攀龙、许邦才,被人们誉称为“历下四诗人”。尤其是他的《题蕃马图》诗最为出名。诗曰:“玉塞无声夜有霜,橐驼五万入渔阳。平沙落日悲风起,马上横捎四白狼。”气概雄伟,音节宏亮。明代嘉靖、隆庆年间,历下诗人号称:边(贡)、李(攀龙)、殷(士儋)、许(邦才),不愧为一代名家。民国《续历城县志》评论其诗曰:“体齐鲁之雅驯,兼燕赵之悲壮,禀吴越之婉丽,是吾乡一巨手。”

凤凰山下埋阁老

万历九年 (1581) 辛巳冬,殷士儋突发股疾,1582年6月8日卒,年61岁。葬济南西南,凤凰山阳,附近原吕王庄因毗墓而更名“殷家林”,殷林村里的殷姓人家,据称都是“殷阁老”的后人。

殷士儋墓位于党家镇殷家林北500米处的苹果园内,北靠大丘山。墓封土高4.5米,周围用雕刻的莱州石砌成,有13.7米见方的须弥座保护。墓顶上耸立的一株郁郁葱葱的古柏,古柏高约四米,部分树根裸露地面,树枝苍劲虬曲,墓地呈四方形,台基高约两米,周长约二十米,四周由仿木制榫卯结构的青石嵌接而成,保存比较完好,台基中间封土高约三米,上面荆棘丛生,整个墓区呈现出一种沧桑气氛。墓地的东南侧,有一个残缺石碑,上刻有“殷士儋墓”四个大字,以及“济南市革命委员会一九七九年九月三日公布”和“历城县人民政府立”等字样。墓南200米处有石牌坊底座,坊为莱州石建造,构件已破碎。

据村中老人回忆,以前墓地并不是现在这样。那时,墓前有一座大约三米高的大石碑,上面的碑文是严嵩题写。在墓前一百米处,有一汉白玉牌坊,雕刻做工非常精美。在墓前碑两侧各有一座石碑,上有墓志铭,两边还各有五个石人,以及石马、石羊等石像依次排列,墓地四周还有大片的松柏,看起来很有气势。从村北到墓地有一段百余米长的神道,神道宽4米,两旁原有石人、 石羊、石狮、石马、石虎等,在文革时期‘破四旧’时,墓碑和牌坊都被砸毁了,现仅存石羊、石虎各1对,有残缺。墓西南70米处的渠桥上, 有明隆庆元年三月制诰碑1通。1979年公布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7年被定为山东省重点保护文物。

只可惜由于墓在郊区的村庄中,虽村民敬仰但却无法得到很好的保护,又因流传“殷阁老”入葬时是“金头玉身”,所以引来了不少盗墓者的垂涎,多次有人伸出“黑手”,在05年11月份的一次盗窃中,墓西北角的台基及其上面的石栏被人撬掉,散落在地上,并露出了一个直径约两米的缺口。墓中是否失窃文物,至今不得而知。

 一生传奇长留芳

《聊斋志异》中有一则“狐嫁女”的故事,说的是一位胆大刚直的殷天官,在一处无人敢住的宅子里,邂逅一狐狸家族嫁女的场面。故事中的殷天官,其实就是济南的这位历史人物——明代大学士、礼部尚书殷士儋。

《聊斋志异•狐嫁女》记载了这样一则故事:历城有一官宦住宅,因宅中时常出现怪异现象,久而久之,大白天也没人敢到里面去。有一天,殷天官与一群书生在一起喝酒。席间,有人开玩笑:“谁能进去住一夜,我们就把这桌酒菜送给他。”听此,殷天官从座席上跳起来说:“这有何难!”于是,他径直进了院子。

殷天官登上月台,发现月台光洁可爱,于是,他便以地当床,以石作枕,躺下了。一更过后,在他神情恍惚间,忽听楼下好像有人沿台阶上来了。于是他假装睡熟了却眯着眼睛偷看,只见一丫头手拿花灯上来了。一看到殷天官,吓得往后退,并对后面的人说:“有陌生人。”不一会儿,上来一老头,走到殷天官旁边,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旁人说:“这是殷尚书,他已睡熟了。我们只管办事情,他为人豪放,不会责怪我们的。”于是,老翁带领大家上了楼。一会儿,往来的人熙熙攘攘,楼上灯亮如白昼。殷天官打了个喷嚏。老翁连忙出来,跪在地上说:“小人有个女儿今夜里要出嫁。不想触犯了贵人,请千万不要怪罪。”殷天官起身,用手扶起老翁说:“我不知道你今夜办喜事,惭愧得很,没有什么礼物表示恭贺。”那老翁说:“贵人光临,我们非常荣幸。”殷天官很高兴,便答应入席。紧接着,乐声大作,新郎、新娘进来了。老翁先教他们向贵客行礼。礼毕以后,众人入席。酒肉蒸腾,香气扑鼻,金杯玉碗的光辉,照亮了酒桌。殷天官没有忘记他此行的目的,于是趁人不注意,暗暗把一只金杯藏进袖中,待返回时,可拿此物作证。然后,他假装喝醉酒了,便一头靠在酒桌上昏睡起来。其他人真的以为他醉了,都没去打扰他。一会儿,所有的人都离开了。待东方破晓,殷天官这才起身。但室内已空无一人,只闻脂粉香和酒气。殷天官从容走出门口,一群书生早已在此等候。殷天官不慌不忙地从袖中取出金杯,书生们惊奇地询问金杯是从何处得来的,殷天官便把昨夜发生的情形告诉了他们。大家一听都当真了,因为一个穷书生不可能拥有什么金杯。

过了几年,殷天官中了进士,他到肥丘任职。当地一位朱公子请他赴宴。酒宴上,朱公子手捧金杯来劝殷天官饮酒。殷天官发现金杯的款式与花纹,与自己取作物证的那樽金杯一模一样。殷天官疑惑不解,问这金杯是哪里制造的。朱公子回答:“金杯一共八樽,是传家之宝,珍藏已久。遗憾的是,不知为何少了一只,我怀疑是家人偷走了。但十多年来尘封未动,并无挪动的痕迹,真是叫人不解啊!”殷天官笑着说:“金杯大概成了仙物吧。我家里有一只,应当奉献给你。”酒席散后,殷天官派人把金杯送过去。朱公子看后大吃一惊。亲自去谢殷天官,并问金杯从何而来。殷天官便把几年前废宅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他们这才知道,千里之外的东西,鬼狐都可以随时取用,但它们终究还是不敢据为己有。

蒲松龄在故事里介绍“殷天官”有胆略,又借狐翁之口赞其“倜傥”,可以看出这位阁老先生在当时是十分的惹人喜爱的。

TAG: 大学士 名臣 殷士儋
上一篇 下一篇
酷站目录